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通辽综合 >> 通辽综合 >> 正文

通辽小伙奚斯日古楞为爱妻重返舞台《中国好舞蹈》刮起“最炫蒙古风”

我要评论 来源:科尔沁都市报  2014-6-13 14:43:25  作者:记者 张晶晶 王智韬  浏览次数:
[导读]:通辽小伙奚斯日古楞为爱妻重返舞台《中国好舞蹈》刮起“最炫蒙古风”

  浙江卫视5月10日播出的《中国好舞蹈》节目中,一位来自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的蒙古族学员奚斯日古楞引起了通辽市民的注意。在爱人阿丽玛清澈悦耳的歌声“伴奏”下,他的舞蹈像一股清风吹过整个舞台,歌曲的节奏逐渐明快起来,奚斯日古楞的舞蹈动作也变得更加刚毅、豪迈。舞罢,郭富城、金星等导师一致认为,虽然他的舞蹈蒙古族元素并不多,但歌声与舞蹈的“对话”是两颗相爱之心的碰撞,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也都被这对儿深爱音乐与舞蹈的少数民族歌者、舞者深深感动。经过多方打听,昨日,记者终于联系上了这位蒙古族舞者和他的家人,说起舞蹈,奚斯日古楞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对于他来说,舞蹈是生命,是爱情的纽带,是他生命里最好的礼物……

13岁与舞蹈结缘

  1984年10月25日,奚斯日古楞出生在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协代苏木,5岁那年随父母到保康镇定居。1997年,通辽艺校(现为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到科左中旗选拔舞蹈苗子,“当时我上小学五年级,他们问谁想去市里学舞蹈,虽然从未接触过舞蹈,但我想都没想就举手了,可能因为我的身体条件还不错,就被选中了。”奚斯日古楞回忆说。
  对于学舞蹈,父母并没有反对。就这样,1997年9月一开学,奚斯日古楞背着行李,到通辽艺校学习去了,这一学就扎进了舞蹈的世界里。“那时他特别注重练基本功,每天循环地练柔软度、弹跳,放假回家我也陪着他练。这孩子特别能吃苦,当天练完了,用手碰他的腿都皱眉头,但是第二天照样坚持练。他的小伙伴说他在学校里经常练到瘫在舞台上,每天是同学背回宿舍的。”奚斯日古楞的父亲奚玮峰回忆说。三年的艺校生活,刻苦地训练让奚斯日古楞练就了扎实的舞蹈基本功底。1999年,班上包括奚斯日古楞在内的5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得到了去深圳民俗村实习的机会,“深圳民俗村在国内属于比较大的旅游景点,有少数民族的特色民居,如蒙古包、苗寨等,那时我就在蒙古包里跳歌舞剧。以前在学校练的只是基本功,去深圳以后,边跳边学,10个月的时间,我把所有少数民族的舞蹈都学会了。”奚斯日古楞说。

19岁辞去工作重回校园

  在深圳的时候,奚斯日古楞听到不少人在谈论:中国舞蹈最高学府在北京,全国最著名的舞蹈家也都在北京。“那时从深圳回到保康,在家呆了几天后,我决定去北京考中央民族大学的舞蹈学院。”奚斯日古楞说。2001年年初,已通过专业课考试的他,在拿到全国普通高考文化课准考证时,无意间看到中央民族大学旁边的一个牌子写着中央民族歌舞团。“我知道那是国家最高级别的舞蹈工作单位,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考了中央民族歌舞团,考完后我又回到保康复习文化课准备高考,正在此时,中央民族歌舞团来电话说我已经通过考试被录取了,当时想,机会难得,我要先工作。”奚斯日古楞告诉记者,2001年5月,他独自一人去北京报到,16岁的他成为中央民族歌舞团最小的演员。在歌舞团的3年时间,奚斯日古楞觉得,每天为了演出而排练舞蹈的生活并不是他最想要的,在排练的同时,只要一有时间,他就拿出文化课的书来学习,偶尔还要去单位旁边的中央民族大学转上一圈。
  2003年,全国非典肆虐,歌舞团演出量减少,奚斯日古楞趁此机会抓紧时间复习,准备再考中央民族大学。最终,他以专业课全校第一名、文化课超过分数线100多分的成绩被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录取。“在歌舞团,是舞蹈牵引着我,为了演出而跳;但在大学,我可以牵引着舞蹈,可以学跳自己喜欢的舞蹈。”奚斯日古楞毅然辞去稳定的工作,来到了大学校园。大学4年,他没有落下过一堂专业课,“那时候发烧得厉害,或者受伤打上石膏,就算我不能跳,我也要去‘看课’,因为每节课老师都要教新的东西,落下一节课,你就被别人落得很远。”奚斯日古楞说。记者了解到,在奚斯日古楞上大三的时候,他曾代表中央民族大学远赴韩国首尔参加国际舞蹈大赛,以传统和现代两支蒙古舞赢得国际比赛的第三名,成了学校里的“名人”。“大学和工作中所学知识不同,大学里练就的舞蹈功底更扎实,会告诉你在舞蹈上该怎么发展,给你一个在舞蹈上创造的机会。”在奚斯日古楞心里,辞去工作重回校园是他做的最正确地选择。

23岁成为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席

  大学毕业的那一年,中国歌剧舞剧院向奚斯日古楞抛出了橄榄枝。“中国歌剧舞剧院是舞者跳中国古典舞的理想单位,那时觉得自己在古典舞行列还有一些造诣和发展空间,2007年我就来到剧院成为了一名舞蹈演员,一年后,变成了主演。”奚斯日古楞说,2008年,他接到了一个鄂尔多斯舞剧演出,他跳的是男一号。“整个舞剧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因为我跳男一号,100多名演员都要围着我跳,独舞、双人舞、五人舞都要排练,我排练的时候别人在休息,别人排练的时候我还要跟着排练,以前练功过度留下的腰伤再加上排练强度太大,我撑不住了。”由于腰部软组织受伤,筋膜炎、腰肌劳损,他躺在床上半个月的时间一动不能动,“舞剧四个月以后要演出,我用上了一切方法,按摩、带着腰带坚持排练,当时就想一定要完成这个舞剧,因为这个舞剧投入了太多人的心血。”奚斯日古楞忍着腰痛成功完成了演出,演出结束后因病情加重他只能卧床养伤。当时团里有规定,没有演出就没有收入,为了收入,奚斯日古楞开始演一些小角色。

30岁参加《中国好舞蹈》,为妻子重返舞台

  在《中国好舞蹈》的舞台上,妻子阿丽玛的一首《天上的风》清心悦耳与奚斯日古楞的舞蹈相得益彰,让不少观众赞叹歌曲与舞蹈完美结合的同时,也赞叹着奚斯日古楞对妻子的爱。记者得知,妻子阿丽玛是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人,一段特别的小插曲让两人的相识颇具戏剧色彩。阿丽玛说:“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但在此前并没有见过面,那天几个朋友在一起吃蒙餐,他也来了。当时他脚下穿着篮球鞋,下身穿着大裤衩上身穿着西服,走路还有点瘸,我就寻思这是啥朋友啊,后来他还通过朋友要到我的微博账号给我发私信,想到第一眼看见他那个形象,加之当时正在剧组拍摄比较忙我就没理他。”情感的转折是在看过一场舞蹈演出之后。“有一天我朋友说今晚大剧院有场舞蹈演出你去吧,我本身就比较喜欢舞蹈,结果在剧院我看见舞台上那个跳舞的不就是之前那个邋遢鬼么,这舞跳得太好了,当时我一下就喜欢上他了。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他是刚打完篮球,脚崴了,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朋友匆忙叫出来吃饭了。”阿丽玛说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就像在电视剧里一样。后来通过交流发现,两个人有太多的共同语言,相见恨晚,在相处半年后,2012年11月相爱的两个人领取了结婚证。阿丽玛说她属于先结婚后恋爱的类型,老公一家人对她都特别好,公公婆婆当自己是女儿一样,“我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走进老奚家。”
  据奚斯日古楞回忆,2014年初,浙江卫视刚开始筹备《中国好舞蹈》节目,由于舞蹈圈子很小,节目组里的工作人员便邀请他参加节目。“结婚以后我就没怎么跳过舞,不运动胖了不少,身体素质根本达不到比赛的标准,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但我爱人说,腰伤现在养得差不多了,可以跳了,为啥不参加呢?别给自己的舞蹈生涯留遗憾。20天后,我就决定参加节目,我想着,妻子因为舞蹈爱上了我,她想继续看我跳舞,我为了她一定要回到舞台上。”奚斯日古楞说,刚开始排练的时候,他选择的是一支传统的蒙古族舞蹈,但他突然想到,妻子唱歌那么好,要让妻子帮忙唱歌。“她给我唱歌,我为她跳舞,这样又有意义又不会留遗憾。”奚斯日古楞说。当时,金星、郭富城等导师劝自己,这首节奏缓慢的《天上的风》跳起来很不舒服,节奏不快,发挥不出来自己的优势,但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比赛结束后,导师海清说他的表演不够细腻,跟她想象中的蒙古舞不一样,并没有给他通过票,“就算所有的导师都不给我票我也不后悔,我是为她而跳、为爱而跳的。”奚斯日古楞说。最终,奚斯日古楞进入了复活阵营。
  一直陪伴丈夫的阿丽玛告诉记者,参加《中国好舞蹈》节目以来,奚斯日古楞每日坚持排练,剧组也周到地为其请了按摩医师,现在奚斯日古楞腰伤已经好了很多,体重也由160斤减到140斤。“现在基本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而这种状态也正是阿丽玛所期待的,“舞蹈是他的生命,也是我们爱情的纽带,重新回归舞蹈圈是他对自己最好地交代。”

如进决赛要跳《嘎达梅林》

  记者了解到,奚斯日古楞在2008年时已经拿到了北京户口,他参加比赛自我介绍时,本可以说自己是来自北京,但他没有,他说,“我一直都是科左中旗人。”一直关注自己儿子表现的奚爸爸说,在电视前看到这一幕后,自己的眼泪不自主地流了下来,“无论何时不忘根,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奚斯日古楞告诉记者,现在每个导师有12名学员,复活营也有12人,要在这48人里选全国十强,复活营只能选一个人。“我要用心跳舞,享受舞台给我带来的乐趣。”奚斯日古楞说,如果他能跳进决赛,他要跳家乡的舞蹈《嘎达梅林》,“我要让全国人民都了解我们科尔沁。”奚斯日古楞说。如果两三年后,他跳不动了,他还会从事与舞蹈相关的工作,或做编导或做老师。他还有个想法,那就是为科左中旗乌兰牧骑做点事情,“如果家乡人信任我,我希望能带着左中乌兰牧骑举办一个晚会,到全国去巡演,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宣传左中的文化。”奚斯日古楞说。
记者 张晶晶 王智韬
 (图片由奚斯日古楞提供)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