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通辽法制 >> 新闻110 >> 正文

一农民工工地摔伤多处骨折是工伤还是劳务人身损害?划分和赔偿大有不同

我要评论 来源:科尔沁都市报  2014-9-12 9:41:48  作者:记者 张铁牛 摄影报道  浏览次数:
[导读]:一农民工工地摔伤多处骨折是工伤还是劳务人身损害?划分和赔偿大有不同

  因在施工中不慎从约6米高的防护架上坠落,吉林籍架子工刘伟良身体多处骨折入院手术治疗。如今医疗费已花掉3万多元,还要面临第二次和第三次取钢架和取钢钉的手术。9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通辽市医院河西分院,在2楼骨科疗区急诊室见到了刘伟良。

男子工地干活摔伤入院手术

  躺在病床上的刘伟良正在输液,腹部的上方还支着一个钢架,用以固定多处骨折的骨盆,神情萎靡痛苦。其父亲已从老家赶来照顾。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刘伟良家住吉林省柳河县圣水镇,经人介绍于8月20日来到通辽,在开发区一建筑工地做架子工,刘伟良告诉记者,这项工作的负责人是重庆籍人范某,当时约定每月工资为8000元,但没有签任何劳动合同。
  据刘伟良回忆,8月31日,他和其他4名架子工对工地的外防护架进行拆卸,架子共两层,第一层6米高,第二层3米高。上午9时许,他在一层上进行拆卸时不慎坠落地面,后被送往医院救治。经检查刘伟良股骨颈骨折,盆骨多处骨折,医院对其进行了手术治疗。
  那么,刘伟良进行高处施工作业是否有安全设施保障呢?采访中刘伟良告诉记者,按照要求,他在高处工作中应佩戴安全帽和安全带,但当时他只戴有安全帽,并未佩戴安全带。当记者问及工地是否给准备安全带时,刘伟良回答:“有,如果不检查一般都不佩戴。”刘伟良告诉记者,自己摔伤后,外架工程负责人范某和工友们开始时日夜陪护,范某也陆续缴纳治疗费3万多元,也给过他一些饭费。由于自己骨折手术后行动不便,他要求范某找陪护人员来照顾他,但范某一直未找到。而对于以后治疗费用及赔偿,范某也以超出自己承受范围、正在与公司协调解决而未有结果。对此刘伟良曾报警求助,9日民警和范某都来到了医院,范某又为其缴纳了千余元的医疗费。期间刘伟良向范某索要10天的工钱以解燃眉之急,范某以他现在手里没有钱为由婉拒。10日上午,记者从刘伟良主治医生、该院骨科刘医生处了解到,如无意外情况,一周后他可拆线出院回家调养。但两个月后,要再次进行手术取出骨盆外固定架,然后会根据患者愈合情况,在三至六个月时间内,再进行取出股骨颈处钢钉的手术。

工头称为及时救人而垫付医疗费

  10日下午,记者采访到范某,范某告诉记者,31日上午刘伟良摔伤时,他也在工地现场,是他和两名工友将刘伟良送至医院。那么,刘伟良在架子上作业时为何没有佩戴安全带呢?范某对此表示:工地给架子工配有安全带,但系上安全带干活儿时,不方便还会因经常要移动安全带固定位置而影响施工进度,因此架子工在施工时很少戴安全带。因为刘伟良是通过朋友介绍来的,而且这一行基本都是口头协定,范某也承认,当时与刘伟良约定其月薪为8000元。范某还告诉记者,按照工地惯例,如果工人施工中受伤需要几千元的费用,一般工头就自行承担了。但如果超过这个数额,就应该由上级建筑公司出面解决。当时为了不耽误宝贵的救治时间,他便让家里人汇钱来,先行垫付了刘伟良的医疗费,累计约3万3千多元。对于刘伟良10天的工资,范某说,工头给工人按月发工资,而公司则按工程进度给工头工程款。一般是工程完成一半,公司给工头这一半工程的工程款的80%,而且要通过检查、验收和上报等程序。他所负责的工程约2万平方米,现在完成8千多平方米,所以没能给刘伟良10天的工资。范某还对记者表示,自己只是个小工头,在中间也挺为难。他会尽力让公司与刘伟良能达成共识,将此事妥善解决。

人身损害赔偿和工伤大有不同

  记者了解到,该工地配有安全员,但刘伟良上架干活时并没有被安全员发现。那么,刘伟良摔伤是否算是工伤?应该向谁提出赔偿?记者就此采访了科尔沁区法律援助中心主任王志杰律师。王志杰表示,劳务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和工伤这两个赔偿程序是不一样的。如果范某一方是用人单位,刘伟良是其职工,则为工伤。如果是工伤,则不论刘伟良是否有差错或者过失,其用人单位都应该赔偿,但赔偿数额较少。但根据上述所说,应属劳务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如果是劳务损害赔偿,应该赔偿的是医疗费、陪护费、误工费等,如果有残疾,要进行伤残鉴定,根据伤残鉴定确定赔偿数额。伤残鉴定要到治疗结束三月后进行。同时刘伟良要求赔偿也必须要有依据,否则一旦诉至法院,没有依据的赔偿也不会得到支持。
   记者 张铁牛 摄影报道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