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新闻 >> 国际时事 >> 正文

日本欲拼凑“亚洲版北约”牵制中国

我要评论  2015-7-9 17:24:59   浏览次数:
                                                                                              日本欲拼凑“亚洲版北约”牵制中国 


       据新华社客户端7月8日报道,6月23日晨6时许,菲律宾西南潜水乐园巴拉望岛,一架涂有日之丸红色标记的P-3C反潜预警机从巴拉望省府公主港一处机场起飞。机上有14名日本海上自卫队员和3名菲律宾军人。P-3C飞往的方向是南海。在相关空域盘旋3小时后,飞机返航。 

  6月24日,这架来自日本海上自卫队鹿岛航空基地(鹿儿岛县鹿屋)的P-3C将会同菲律宾军机前往距离巴拉望岛约80公里——100公里的南海公海空域展开联合“救灾演习”。据日媒报道,演习空域距离中国正在南海填海造地的赤瓜礁仅130公里。

  日本媒体6月初就披露过日菲将在南海周边空域展开联合演习的消息。但直到16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幕僚长武居智久才在防卫省的记者会上予以明确。武居智久欲盖弥彰地声称,此次演习不针对特定国家和区域,但日本共同社援引海上自卫队匿名干部的话说,日菲演习就是针对南海局势和中国。

  日菲为了避免过度刺激中国,将演习冠以“救灾”。对于日菲“救灾”演习的意图,共同社分析说,菲律宾指望日本能在南海问题出力,日本则想通过加深与菲律宾等南海周边国家的安保合作,逐渐构筑“中国包围网”。这,只是日本在南海蠢蠢欲动的序曲。

  连续联合军演剑指中国

  今年以来,日本海上力量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南海周边区域。

  5月6日,日本海上保安厅与菲海岸警备队在马尼拉湾举行反海盗训练。5月12日,在索马里海域执行打击海盗任务的自卫队护卫舰“春雨”和“天雾”返航途中经停马尼拉湾,与菲律宾海军一艘驱逐舰进行了通信等演练。5月13日、14日,海上自卫队两架P-3C反潜机访问了越南中部的岘港。今年7月初,日本还将首次参加澳大利亚和美国举行的“护身符军刀”大型联合军演中,地点在澳周边海域。

  法国媒体则结合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动向和频频参加联合军演分析,得出和共同社相似的结论。法媒表示,这些三方军演将使日本向建立“亚洲版北约”、从西太平洋到印度洋打造“菱形中国包围网”的目标前进。

  实际上,日本政坛“防卫族”代表人物、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去年3月就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在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后,就能扯起“亚洲版北约”牵制中国。

  为什么日本政客要把解禁集体自卫权视为构建“亚洲版北约”的必要前提?

  答案就在1949年签署的《北大西洋公约》第5条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规定,“各缔约国同意对于欧洲或北美之一个或数个缔约国之武装攻击,应视为对缔约国全体之攻击。因此,缔约国同意如此种武装攻击发生,每一缔约国按照联合国宪章第51条所承认之单独或集体自卫权利之行使……包括行使武力”。

  可以说,安倍政府的安保法案尚在国会审议中,日本安保战略和自卫队的行动已经在积极探索安保法案通过后伸展手脚的可能空间。

  “亚洲版北约”构想源自美国专家

  不过,“亚洲版北约”构想背后站着的是美国,安倍政权控制下的日本似乎让这一构想开始具备可行性。

  早在2001年,美国亚洲问题专家索尔·桑德斯发表《亚洲的北约》一文,认为美国在二战后亚洲的一大失误是未能建立类似北约组织的多边安保机制。其中症结之一是美国未能消除日韩间的敌意,使得美日韩多边联盟未能真正确立起来。

  他还在文中预言:“日本仍然处于美国的亚洲安全体系的中心位置,无论是在双边关系的基础上,还是就其在可能建立的一种多边架构中发挥更大作用而言。”

  桑德斯文章发表后,并未引发多大反响。但十年后,美国推出“重返亚太”战略,“亚洲北约”的概念重新被唤醒,关键国家正是桑德斯预言的“日本”。

  2012年,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和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联合推出重磅报告《美日联盟——做亚洲稳定的靠山》,对美国期待日本转换的安保政策开出一系列清单,核心内容是要求日本解除宪法施加的军事束缚,协助美国在亚太安全格局中发挥更大作用。

  有分析认为,对比2012年底安倍上台后的军事安保政策大变身内容,包括解禁武器出口,解禁集体自卫权,加强美日韩安全合作,甚至插手南海事态,几乎都是按照这份“阿米蒂奇/奈报告”开出的方子抓药。

  拼凑“亚洲版北约”并不容易

  迄今,美国在亚太的安保基本格局是“辐辏”型的双边同盟,即美国为中心“辏”,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东盟国家,以及后来拉进的印度构成“辐”。但在日本解除军事束缚后,太平洋——印度洋开始出现多个美日主导的三方安全联盟形态雏形,如美日澳、美日印、美日韩,甚至美日——东盟某国。美日澳印的四方安全合作也开始在一些海外智库报告中浮出。

  在建起多个三方联盟的同时,日美两国今年4月新修订了防卫合作指针,并分别与其他相关国家强化了双边安全合作,美澳、日澳、美印、日印,莫不如此。只有朝鲜半岛,因为日韩在历史问题上的对立,以及韩国对华政策有自己的思考,成为美国亚太安保框架新构思中的薄弱环节。近期,美国频频施压日韩克服历史问题,原因恐怕也正在于此。

  从美国、日本等当前合纵连横的动作看,“亚洲版北约”貌似开始进入预热期。但是,亚太当前的政经、安全局势显然比北约脱胎时的冷战格局要复杂许多,“亚洲版北约”远非想象中容易拼凑。

  或许是考虑到拼凑“亚洲版北约”难度较大,日本智库世界和平研究所(IIPS)今年3月出台一份报告,提出“亚洲海洋安全保障合作机构”(AMOSC)的概念,也即“亚洲版欧安组织”。与前者的区别之一是,后者加进了中国。 

  不过,无论是重在遏制的“亚洲版北约”,还是重在接触的“亚洲版欧安组织”,二者的对象显然都指向中国,骨子里的驱动力仍是冷战思维。                 据新华社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