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通辽综合 >> 通辽综合 >> 正文

写在百姓心窝里的答卷——来自库伦旗“脱贫攻坚”第一线的报告

我要评论  2019/12/4 13:55:24  作者:通辽日报 康桂君  浏览次数:

时间,已是11月末。
放眼望去,天高云淡,长空辽阔。冬日的暖阳之下,这片大地正在发生和经历着一场嬗变。
2019年,是国贫旗通辽市库伦旗“脱贫摘帽”的决战之年,是迎接全面核查验收的冲刺之年。这一年,终将会载入库伦旗史册。
为了打赢这场“战役”,2019年春节刚过,旗委、旗政府召开全旗脱贫攻坚推进大会,吹响“脱贫摘帽”的总攻号角。“领导干部要知责明责,冲锋在前,脱贫攻坚任务要分解到月,细化到日,精准到人!
由此,一张巨大的决战图,迅速在库伦大地铺开——
88个贫困嘎查,建档立卡贫困户9138户、26276人口。这是跨越浩瀚大漠版图的主战场;
“党政一把手负总责,逐级一把手抓落实。”层层立下军令状、责任书,这是指挥高度统一的大会战;
187支驻村工作队,1878名干部帮扶,这是不拔穷根绝不撤退的突击队;
阿其玛山下,这一场进入读秒时间的艰苦鏖战中,“旗摘帽,村出列,户退出”。库伦旗农村大变样、农业大发展、农民大翻身的春天到来了!


(一)
库伦,全国水土流失重点防治区。不毛的土山、漫天的黄沙和山坡上踟蹰的放羊人,是人们最深的记忆。风沙吹了一年又一年,吹出人们脸上的皱纹如沟壑一样深。
难道这里的土地只能生长贫穷?
库伦人心不甘!1986年,库伦旗被列为国家重点贫困旗,2002年被确定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旗,2011年被自治区政府批复为革命老区,2012年,再次被列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旗。“国家级贫困旗”这顶沉重的帽子,牢牢的扣在库伦人的头上。
贫困!贫困!贫困!
多少个日日夜夜,这些字眼像一个个秤砣,坠在一届又一届库伦旗“当家人”的心上。
“贫困不除、愧对历史,小康不达、誓不罢休!”全旗脱贫攻坚推进会上,旗委书记高常亮在会上的讲话掷地有声。
“扶贫工作连着党心民心,是德政工程、民心工程,也是基础工程、发展工程。是各级干部的政治责任、岗位职责、应尽义务,因此要带着真情去扶贫,带着良知扶真贫,凭着良心真扶贫。”
这既是一届执政者的谆谆嘱托,又似记记重锤,敲击着每个人的灵魂。既是一杯“壮行酒”,又似一副“清醒剂”。
由此,库伦历史上最大规模、最深层次、最精准的一场脱贫攻坚战役,拉开大幕。
在这片干旱的土地上,有许多这样的家庭。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困窘。
宝山,年过不惑,库伦镇哈日格嘎查农民,实实在在一个苦命汉子。自幼父母双亡,几年前弟弟入狱,妻子带着孩子离家出走。
漫长的苦闷时光里,背负着十多万元外债的宝山依赖抽烟解闷。无钱购买,只能抽旱烟,常常呛得他直咳嗽,但他感觉过瘾。浓烟缭绕中,暂时忘掉生活的不堪
李姿威,36岁,下肢残疾,库伦镇前勿力布格村村民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患有慢性病的丈夫卧病在床,仅靠十几亩地生活,还要供孩子念书。生活的重担压在她一个弱女子的肩上。
韩永明,65岁,库伦镇白庙子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妻子患有脑血栓,常年需要看病吃药,以往就靠种点地,卖点粮食,一年下来老账还不上,新账又欠下。一家人的日子,就这样黑黑白白、酸酸苦苦地爬行着……
他们,是乡村的苦楚,更是执政党的忧戚。
思变因穷!
为了改变经济发展缓慢的现状,提高村集体经济的造血功能,旗政府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式,积极与东西部协作帮扶单位北京市密云区沟通对接,大力推动扶贫车间建设。目前已建设燊织典服装厂、内蒙古绿洲食品有限公司食用菌生产基地、扣河子镇丁家杖子村伞厂3处扶贫车间,覆盖200多户建档立卡户人口,助推人均增收3万元。
去年7月份,贫困户李姿威来到燊织典服装厂“扶贫车间”干起了缝纫活,成为了上班族。每个月工资2700元左右,建档立卡户每个月还额外得到200元补助。
韩永明把自家的17亩地以每亩500元的价格流转给了内蒙古绿洲食品有限公司,通过土地流转不仅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农闲时候在家门口还能打工赚钱。
“我们家一共是24亩地,17亩地转让出去了,一年纯收入8000多块钱。”韩永明底气十足的说:“我现在是到地里上班了,干的活轻松,离家还近。”
依靠产业扶贫资金养牛,宝山变身“牛司令”。从最初的3头牛,今年发展到了14头牛。生活富裕起来的宝山不但脱了贫,还成了致富典型。
在脱贫攻坚的大背景下,库伦人不做表面文章,也不搞形式主义,而是把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都浓缩一个“真”字上。内蒙古绿洲食品有限公司、山东和康源集团合作发展种鸭养殖项目的两位老总达成共识:“我们就是冲着张立峰旗长的那份真诚来的!”
正是这份“真”,引来了河南伊赛集团实施规模化养殖项目,引来了山东和康源集团合作发展种鸭养殖项目,引来了京蒙帮扶项目建设北京油鸡养殖示范基地……同时,该旗紧紧抓住国家光伏扶贫的有利机遇,投资2.2亿元完成了集中式光伏发电扶贫项目、建设村级光伏发电站19座,扶持2382户无劳动力和弱劳动力贫困户年持续稳定增收3000元。为贫困户提供保洁员、护林员等公益性岗位821个,人均年工资达到4000元以上,同步带动全旗187个行政嘎查村集体经济收入均达到5万元以上。
另外,旗里还主动与密云区帮扶协作,密云区累计投入京蒙帮扶资金6439万元,实施各类扶贫项目23个,带动贫困户2724户、7122人口持续稳定增收。中科院累计投入帮扶资金900万元,实施了荞麦和甜高粱关键技术试验示范、光伏一期等项目,并在教育、医疗等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先后开展各类培训科级干部1532人次,推动100余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稳定脱贫……
因村施策,因户施策,以黄牛、种鸭、北京油鸡为主的特色养殖业,以蔬菜、瓜果、锦绣海棠、杂粮杂豆等为主的特色种植业和庭院经济,库伦人形成了一整套的“种养为主、多业并举”的富民产业体系。
与贫困斗,唯改革者赢,唯改革者进。
从前不敢碰、不敢啃的“硬骨头”被一一砸开,见证着改革的勇气,推动着库伦人在脱贫攻坚的路上一步步走向胜利。


(二)
这一片土地,位于通辽市南部区,地处辽西山地和科尔沁沙地过渡带。半丘陵、半沙漠,寒冷、干旱、偏远。贫穷,长期在这片土地上肆虐—— 有的村嘎查方圆几里内打不出一眼井,电压不稳,手机信号差。 病、灾、缺土地、缺技术……种种致贫原因,解决哪种都不易!
扶贫精准,就要走进贫困户的生活。脱贫攻坚开始,库伦旗“执政者”们通过下基层摸排发现,农村的贫困户除了多数是因遭天灾人祸或历年经济底子薄,造成生活上的实际困难,在关键时刻,只要政府出面“拉一把”、“扶一程”,他很快就上来了;但同时也发现,极少数贫困户并不完全是这回事儿,有的意志消沉,有的院落脏乱,杂草丛生,衣着邋遢,萎靡不振;有的邻里不睦,“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有的上不养,下不教;有的不顾自身条件,红白喜事大操大办“拉饥荒”;有的坐等天上落馅饼,靠着政府救济……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旗委、旗政府意识到,不搬掉这些个精神上的“拦路虎”、“绊脚石”,不及时处理好“经济脱贫”与“精神脱贫”以及扶贫与扶志、扶愚与扶智的关系,即使一时半会儿脱了贫,那也不是真脱贫,脱真贫。
于是,全旗从乡风文明建设入手,引导村民树立起文明卫生、邻里和睦、崇尚科学、尽孝尽责、自力更生、勤劳致富的生活理念,着力打造感恩、包容、互助、奋进的“脱贫文化”,让精神文明建设成为脱贫攻坚的助推器。
紧接着,全旗深入开展“清洁家园行动”,改厨、改厕、改庭院“多管齐下”,大大改善了贫困户的人居环境,同时组建了文明宣讲团进村入户,示范引领,给广大乡村和贫困户心头送去了缕缕春风。
在库伦旗额勒顺镇泊白嘎查的村委会院子里,移风易俗“三色”监督管理榜上贴满了红色、黄色和黑色的星标。
“三色”监督管理榜主要是监督每家每户遵纪守法、环境整治、文明节俭、婚育文明等情况,红色代表优秀,黄色代表合格,黑色代表差评、“贴上黑标,在人前都抬不起头来。”一时间,群众们争先创优的热情和积极性高涨。
泊白嘎查还通过建立完善“一约五会”、“六讲六美”脱贫攻坚标兵评选等活动,积极引导群众移风易俗,着力建设文明乡风。
在库伦旗扣河子镇达录山村,村里积极发动村里党员、青年组建“党员先锋队”“青年志愿者突击队”,积极帮助村里困难群众。
“分布在各岗位的志愿者结合资源及特长,开展多种志愿服务活动,如旗乌兰牧骑文艺志愿服务队编排文艺节目巡回演出;旗司法局组成法律志愿服务队,到农村社区进行法律宣传,解答群众的法律问题……
像泊白嘎查、达录山村一样,学习讲堂、劳模宣讲、文艺轻骑兵下基层等活动好似一波接一波的滚滚春潮,在库伦大地不停地冲击、荡涤和涌动。
库伦人尤其是贫困群体的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悄然易位。


(三)
初冬时节,走在库伦大地,你会明显地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动力在助推着全旗脱贫攻坚的进程。
为了迎接全面核查验收,从旗里到村上,可谓全民皆兵,目的是再擂战鼓、再鼓士气、再添措施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场大考。
从某种意义上讲,与其说是迎检,不如说是自查。因为真正的“考官”就是17万库伦人民;“考场”就是幅员4714.11平方公里的库伦大地;“考题”就是这场脱贫攻坚战役的成败与胜负。
其实,“考官”们早就对库伦旗委、旗政府率领全旗人民在脱贫攻坚这份“特殊试卷”上的不凡业绩亮出了高分。
库伦的工业基础并不雄厚,财政状况也是捉襟见肘。库伦旗把打赢脱贫攻坚战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严格按照“两不愁、三保障、一高于”的脱贫标准,扎实推进精准扶贫工作。旗委、旗政府千方百计地尽其所能、倾其所囊,从顶层设计开始,从政策措施上向着贫困群众大力倾斜。仅2019年就投入1.7个亿,实现现有1479户、3797贫困人口脱贫,59个贫困村出列,达到贫困旗县摘帽的目标。
大扶贫格局的优势,还体现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政策的快速精准实施:
为确保脱真贫、真脱贫,库伦旗深入开展“万企帮万村”脱贫攻坚行动,成立了企业家创新创业服务联盟,发展会员121家,组织51家企业与51个贫困嘎查村开展对口帮扶。组织开展了“关注扶贫、公益有你”主题捐赠活动,募集物资近500万元。积极对接“泛海助学行动”,争取助学金107.5万元,帮助215名贫困学生圆了大学梦。
“更好满足人民多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牢记总书记殷殷嘱托,库伦人实现了“乡乡通水泥路、村村通硬化路、户户通连户路”目标,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306处,惠及贫困户1500户、4113人口。实施嘎查村通村水泥路705公里,街巷硬化2419公里,窄路面扩宽120公里,187个行政嘎查村通村水泥路实现全覆盖,街巷硬化率达到100%,率先实现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探索推行“医联体”服务,深度贫困村卫生室规范化建设全覆盖,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覆盖全部贫困人口。全旗187个嘎查村新建广播电视基站18处、通讯基站379处,嘎查村宽带实现全覆盖。大力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工程,建设旗级电商物流配送中心1家和农村电商服务站点112家,发展农村物流快递终端130家,畅通困难群众增收“最后一公里”。
数据是最好的证明。2019年,库伦旗贫困人口由2014年的9138户、26276人口下降到2019年的159户、406人口,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19.07%降至目前的0.29%。88个贫困嘎查村全部出列。预计到年底,全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可达到11936元,较2013年底增加4964元。
成绩背后,隐藏着无数感人的故事,而每个故事都让人心潮澎湃。毕竟在这场脱贫攻坚的战场上,有汗、有泪、也有愧。通辽市派驻库伦旗脱贫攻坚工作队队长吴忠利说,他在库伦的每一天都被感动着。敖塔娜,库伦旗司法局派驻六家子镇胡金稿村第一书记,婚礼第二天就返回村上;董海鹏,龙王庙西嘎查第一书记,下派三年多,民情日记写下40多本;白雪冬,下派东洼子村第一书记,三过家门而不入,离家时间久了,孩子不认爹;康仲恺,库伦旗扶贫办主任,胰腺炎疼痛难忍的他开了7天的药,他只打了3天便下乡入户摸底排查,剩下的药放在车里,高温下全部失效;朱晓明,库伦旗扶贫办副主任,一边是妻子临近预产期,一边是即将进入迎检验收阶段,朱晓明一狠心让妻子提前做了剖腹产……“舍小家为大家,为贫困群众的美好生活不懈奋斗,他们,是库伦脱贫攻坚将士的一个缩影!”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库伦,这片饱经沧桑的土地上,与贫困抗争的人们如风沙中的野草,呈现出与时光对抗的顽强姿态。总有一些事情要被记忆永远保留,背负着巨石上坡的人,就算遭遇黑风暴也从未停止行进,他们的脊背上写着革命老区人的精神,写着新时代库伦人的精神。他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咬定目标、勠力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美好愿景就在眼前!

通辽日报 康桂君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